首页 | 资讯 | 财经 | 公益 | 彩店 | 奇闻 | 速递 | 前瞻 | 提点 | 网站相关 | 科技 | 热点 |
热点聚焦:《平家物语》:于漩涡终将凋零的花朵

发稿时间:2022-08-06 09:37:53 来源: 哔哩哔哩
我的眼中,是痛苦的过去,忘者的哀嚎,绝望的漩涡,无能为力的前路。
见证一切的一人,将这段物语唱传唱。



祇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
娑罗双树花失色,盛者转衰如沧桑。
骄奢淫逸不长久,恰如春夜梦一场;
强梁霸道终覆灭,好似风中尘土扬。
——《平家物语·卷一》

这是日本古典文学的代表之一:《平家物语》的卷首诗。

作为《源氏物语》的后辈,《平家物语》被称作日本古典文学史上的“菊”,与《源氏物语》并列日本古典文学史的双壁。


(相关资料图)

作者不详,据传为盲僧琵琶法师传唱,由文化分子共同编书而成。

全书主要讲述了镰仓时代平家的极盛繁华,与源氏家族的争斗,最后覆灭的故事。令人不由得心生感慨。

本作正是改编于《平家物语》。

拥有能够看见前路的眼睛的少女,琵琶(cv:悠木碧),在与父亲盲人琵琶法师的流浪中,由于触怒了维护平家利益的「秃童」,她的父亲被当场斩杀。

偶然间看到平家覆亡的结局,决心前往平家,以复仇的心情告知平家的末路。

此时,平家前家主平清盛正主持宴会,以庆贺平家家业盛况。

现家主,平清盛的长子,平重盛(cv:樱井孝宏),为人忠义,对父亲的骄奢扬邑感到无奈。在宴会结束后,遇到了闯入平府的琵琶。

与少女琵琶一样,平重盛拥有能够看到亡者的眼睛。

心怀对琵琶父亲的愧疚,也同样怀着部分私心的平重盛收养了无家可归的琵琶。

琵琶在数年中,逐渐融入盛大的平家,见证了平家的兴衰,成为最后的见证者。

本作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导演山田尚子。

熟悉她的朋友可能知道,山田尚子曾经隶属京都动画,她导演的作品,包括京都神作《轻音少女》《利兹与青鸟》《玉子市场》等。

而真正让她成神的,是电影《声之形》,完美诠释了“山田尚子是神”这句话。(值得一提的是,《平家物语》的制作班子大多都参与制作《声之形》,包括编剧吉田玲子。)

山田尚子的作品最大特点在于她细腻的风格。

不局限于整体画面的大构图,通过零散的镜头特写来诠释画面,用碎片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人物,从而给人以一直细腻的观感。

同时,山田还会运用景物来表达人物心境,在对话过程中插入对物体的特写,以物抒情。

对植物的特写镜头

在《平家物语》中,山田尚子就运用了很多花朵的特写来表现画面情感,增添了一份不同的美感。

例如象征神秘的水仙,代表了琵琶的出现。又比如象征纯真的莲花,山茶象征的美丽与微笑。

同时全剧出现最多,也是构成平家意向最多的花,则是娑罗双树的花朵夏椿——花语:虚假的美丽。

这很好的概括了平家的兴衰。盛极一时的平家,手中同时掌握了兵权,政权,财权,狂妄的平清盛得知日本法皇和一些近臣密谋针对平家而触犯了平家的利益,除了将一行近臣全部流放杀头外,甚至还想要讲法皇软禁。

最后,家主平重盛不得不站出来,以兵权威胁父亲,法皇才得以逃过一劫。

正是这样强大的平家,最后也因家主的接连死亡,源氏的阴谋,走向灭亡。

夏椿同样也代表了平家所有的成员,每每有成员死亡,都会有夏椿凋零的镜头。

这如夏椿一般美丽,最后凋零的结局,正是平家的末路。在美丽的表象下,是早已枯竭的头骨。

本作的美术表现可以说是非常独特。

可以看出画风明显是往日本传统画作的画风靠拢,本身也很契合历史剧。

琵琶眼睛的设计非常有趣,在美术稿中,琵琶的眼睛设计为和琵琶一样的形状。同时琵琶的名字由来,也是“因为除了爹爹外最喜欢琵琶”

负责音乐的牛尾憲辅长久以来一直为各种“神作”负责音乐制作,包括《利兹与青鸟》《不吉波普不笑》,尤其擅长电子音乐。比较出名的同样也是《声之形》。

不同于泽野弘之的燃到底,或是横山克的温柔抒情,牛尾的作品更注重「平静」,注重的是音乐与作品的整体协调感。

《平家物语》最大的优点还在于它的叙事节奏。

作为时间横跨15年的家族兴衰史,《平家》每一集的跨度都在数年间,短短四集就已经横跨几乎十年的时间。但这依然不显突兀。

这得益于每一集对事件进行准确而清晰的描述,采用单线结构,且每一集的核心都有所不同。在单线叙述中,有切割为更多更细小的时间段,从而保证了作品的连贯性。

声优的表现也可以称得上出彩。

悠木碧和樱井孝宏的业务能力自不必多说,尤其考哥(樱井孝宏),甚至给人以达到一个新的巅峰的程度。这在第四集平重盛病情加重时与琵琶的对话尤其明显。

而其他声优,包括花江夏树,早见沙织,梶裕贵,可以说阵容堪称豪华。

对于这部作品,琵琶是一个很独特的角色。

在原作中,本就没有琵琶这个角色,完完全全是动画原创。

作为历史小说改编作品,琵琶这一虚构角色,究竟有什么意义?

在我看来,除了增加作品的生气外(毕竟如果少了这个小家伙润色整部剧情将显得枯燥无味了),琵琶真正的作用,在于她是故事的讲述者。

还记得吗?《平家物语》的来源据传是琵琶法师传唱。而琵琶则是继承了父亲,成为了琵琶法师。

在剧中,对于一些战争,制作组选择了运用原著中的部分,通过“琵琶”的传唱来一笔带过。

一个不同形象的琵琶

(且身后还有凋零的夏椿)

这样做的好处有二:一是能够很好的交代剧情,二是让观众感受到琵琶传唱的美感,也属于一种文化传播了。

琵琶拥有能够看到前路的眼睛,她就如一个观众,看到了结局,却将另一个自己加入到故事的过程之中。一切宛如琵琶自己为自己讲述的故事。

仔细观察又可以发现,琵琶虽然是故事的讲述者,她带动了剧情的发展,但一切都不是因她而起。她似乎永远无法真正加入进去。甚至包括她的兄弟,她的好友,还有唯一理解自己的平重盛。

或许也是因为这样,琵琶被设定为永远不会长大。她存在与每一段关系,每一段故事,却若有若无。每一段故事她都不是必须的,她仅仅只是个旁观者,守望着一切。

她虽然拥有能够看到前路的眼,却也明白:自己无能为力。

但即使如此,她也拥有情感,对美好的事物拥有些许期待。

在于祈王的对话中,琵琶也开始对未来有所期待。

他日有缘,这个词真好。
明日,后日,让人对前路略有期待了。

琵琶作为一个见证者,山田对她的心理描写并不多。但若有,便完美表现出了一个少女的灵动与可爱。

正是因为这样,琵琶随着剧情的推进,表现出她令人可爱的一面。即使没有进行过多的人物描写,这一角色依然给观众留下了无法忘怀的印象。

同样的,全剧对于其他女性的描写,也是入木三分。

例如第一集中的祈王,作为平清盛的情人,最后却因一人出现变被扫地出门,还要被要求时不时上平府与新情人聊天。

她表现出了坚强的一面,依然保持着文雅的谈吐,甚至与新情人成为好友。最后,她和母亲妹妹一同出家,一心向佛。这在那乱世中,未尝不是一个良好的选择。

而最具感染力的,莫过于平重盛的妹妹,德子

德子是镰仓时代贵族女性的代表,聪慧机敏,又带着一种温柔的母性,对任何事都保持隐忍与乐观的态度。

在琵琶面前,她也会放下大家闺秀的架子,与琵琶无话不谈。

作为长女,她的未来早已被决定:与皇室联姻,嫁给年龄小自己多的多的皇子,以壮大平家势力。

面对这一切,德子没有表现出一点不满。她只是默默忍受这一切,甚至在婚后一年没能怀上龙子,备受皇子冷落,她也只是由皇子去寻找情人,自己则在一旁沉默。

可以说,她是镰仓时代完美女性的代表。表现出女性独有的温柔与坚强。

感谢山田尚子老师独有的女性视角,让德子这一角色在短短几集便得到了近乎完美的表现。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角色。

同时最应该说说的,是平家家主平重盛。

他为人忠义,最注重对朝廷的忠诚与孝道。不同与父亲的随心所欲,他办事小心谨慎,而被父亲称作“无趣之人”

但是面对平家的自负,他身为家主,却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碍于孝道,他对父亲的要求言听计从。即使父亲平清盛的作为从根本上触犯了对朝廷的忠义,他也只能努力劝诫父亲。

他为数不多的反对父亲作为,是在平清盛认为法皇密谋对平家不利时,想要囚禁法皇。这样的行为遭到了平重盛的坚决反对。他明白,这样到头来只会掀起新一轮战乱。

他着装盔甲,集结兵卒,跪在父亲面前,要求他收手,否则自己将出兵讨伐父亲。

面对儿子的威胁,平清盛最终收手,但仍旧流放了一大批参与密谋的近臣。

平重盛夹在忠于孝之间,又为平家覆灭的末路感到迷茫。

拥有能看见亡者的眼睛的他,自小被亡者纠缠。他不得已去面对残酷的过去,亡者的低语,却对此无能为力。他在小时候因此极其怕黑,睡觉时总要挂起无数灯笼,直到亮如白昼。他也因此得到了个「灯笼少爷」的名号。

因此,他才是真正理解琵琶的人。

他收养琵琶,除了对琵琶父亲的愧疚外,除了对琵琶能看到前路的眼睛想要利用外,更多的,或许是同病相怜。

他们都是无能为力之人。

琵琶对自己看到的绝望前路无能为力,重盛对自己了解的过去与现在无能为力。

虽说他在开始表示,收养琵琶也是希望通过她去了解平家的未来,尝试着阻止。但到了最后,他一次都没有强迫过琵琶,告知自己平家的未来。

正是这样的男人,带着复杂性,他有身为家主和臣子的矛盾,不断的寻找平衡点,渴望拯救平家,但他的性格有带着一种女子的软弱,过于注重孝道,导致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平家。

他是悲剧的人物,是平家没落前唯一的清醒的人。

他为了家族,不惜向佛祖请愿,希望用自己的牺牲拯救平家。

但他的牺牲没有成功。

平家如漩涡中繁华的娑罗奴树,绽放着数不尽的夏椿,结局只能是凋零。

正如ED《unified perspective》中歌词所写的那样:

荣华与没落 一代代地流传
地狱 极乐 苦涩 甘甜
精舍的钟声 听着已很遥远
世间常态是沧海桑田
所有一切都已是梦幻
凋落 崩溃 一片片流散
伴随着尘土一点点破败
诉说 流转 堆积起尘埃
花蕾 石屑 又一轮循环
凋落 崩溃 一片片流散
伴随着尘土一点点破败
诉说 流转 堆积起尘埃
花蕾 石屑 又一轮循环
——《unified perspective》

但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

即使知道了无可挽回的结局,但依然有美好的现在。也会有些许美好的未来。

无论你问我多少遍,我都会说:
世界其实很美丽。

这是OP中的一句歌词。

琵琶知道了平家注定覆灭的末路,但生活依旧在继续。

她有关心的兄弟们,关系非常要好的德子,理解她,拯救她的重盛。

在那个战乱的年代,她能够过上暂时富足的生活,能与朋友欢声笑语,这已然不易。

我之所以喜欢这部作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主线非亲情,非友情,亦非爱情。但它却涵盖一切,包容一切,展现了一切。

即使我们知道它的结局,知道它无能为力的末路。

即使那是虚幻的美丽,但它依然存在过。

无论你问我多少次,我都会说:
世界其实很美丽。
即使知道结局早已注定
现在它依然在我脚下

这或许才是这部作品真正想要向观众表达的吧。

标签: 山田尚子 吉田玲子 平家物语

责任编辑:mb01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1999-2017 www.news2.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20022870号-23

联系邮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