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财经 | 公益 | 彩店 | 奇闻 | 速递 | 前瞻 | 提点 | 网站相关 | 科技 | 热点 |
热推荐:《赛博朋克:边缘行者》——大卫和露西为何可爱

发稿时间:2022-09-23 21:48:23 来源: 哔哩哔哩

以下剧透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想先分别聊一聊大卫和露西的形象。大卫的形象我想也许有这两种解释。

①大卫始终清醒,他的梦想就是坚持原原本本的自己。即使他能意识到自己缺乏了内在的激情,他也不愿意改变自己的本性,不断地从自己爱着的人身上获取生活动力。最终也是因为深爱着露西而选择了为她实现愿望。这样他自始至终都清醒地保持着人性。

②则是,大卫的人生是一个肉体逐渐改造,精神却由机械麻木逐渐变得富有人性的过程。(这里的人性是与类似人偶的无属性相对应,类似天元突破里的尼娅)看似有主见和行动力,实际却缺乏人性中最重要的部分——自我。

他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但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也许正因为他缺乏自我,使他意外地比别人有更好的义体适应性。

受母亲影响,他的精神底色是淳朴善良的,这让他明白自己有哪些能做的事和应该做的事,一边继承着身边人的梦想。至此,大卫确实像人偶一样,在欲望的都市里过着工具人一样的生活。

其中最可悲地在于,他在夜之城做着亡命之徒的勾当,却并非是个人兴趣或对利益的驱使影响,仅仅因为他觉得自己应该这样做,被“梦想”裹挟无法停下。

应该说对露西的爱逐渐唤起了他的人性,当他的梦想从“帮露西去月球”,变成“带露西一起去月球”时,他变回了活生生的人,只是此时不管是他还是露西都已经深陷不夜城的泥潭之中,手上早就沾满了鲜血,最重要的是自己也时日不多了,已经太晚了。

至此,他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从一个工具觉醒成了斗士,至少他希望能依照自己的愿望完成最后的梦想——自己连带着所有的罪恶燃烧,换露西离开。

我自己比较来看感觉②更加合理一点,因为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最后大卫登上大楼时的那种空虚感,和倒在地上或苦涩无奈或释然解脱的笑。我想大卫这时才认清了一些东西:也许是认清了不夜城的本质,也许是感慨自己最终都没能真正自由地活着。

总之,这时如果上天能给他一次从来的机会,我感觉他一定会选择走一条不一样的路——这就能说明他之前的所作所为并非坚定地出自本心,而是在或主动或被动地被裹挟着前进。

至于露西,自己真的是陷进去了,好像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

只能说老贼是懂男人心的。我自己很喜欢扳机社和今石洋之,除了动画本身好看之外,很大一部分私心是因为作品里一个个充满魅力的女性角色,与其说是形象鲜活不如说是大胆浪漫。

露西的外表在我心里无疑是几乎满分的(感谢吉成曜),凹酱配得也正中红心(个人主观)。看起来是平时沉默寡言,聪明谨慎,爱憎分明,外人看来难以接近的那种。

最惹人怜爱,也最让人揪心的是她的痴情。这让她在爱情面前有了几乎180度的反转——她放不下他,变得固执盲目,铤而走险,甚至愿意杀人灭口,牺牲自己;因为爱他,她知道他不愿意自己这样,所以她隐瞒,搪塞,钻牛角尖,想把一切自己扛着——就是这样笨拙又纯粹的一面。

应该说一开始露西的愿望就是字面意思的“去月球”。她留在夜之城只是为了有朝一日实现愿望——这让露西有了和其他人物(大卫有些特殊)最大的不同点,就是她并不朋克。

留在夜之城的人无非两种:一种是或主动或被动成为了夜之城各种公司的零件,一种就是享受朋克生活的浪荡子。露西并非是因为兴趣才成为的黑客,她压根不喜欢这个城市,只是自己现在只能靠这个挣钱,钱赚够了自然就会离开。

一切的转折在于遇到了大卫,这使她渐渐把愿望变成了“不想大卫死”(此时“去月球”就变成了一种抽象意义),而为了爱情奋不顾身应该不能算朋克。首先如果露西没有在田中那里看到关于大卫的情报,也许她会愿意和大卫一起工作。

只要大卫没有危险,不管慢慢攒钱实现愿望,还是和大卫留在夜之城生活,都是一种未来规划。其次,正是因为得知了荒阪盯上了大卫,她才想要先解决这次危机,最好的结果自然是两人平安无事,最坏则是牺牲自己换取大卫平安。

无论怎样,露西显然还是个日子人。(这是为了和蕾贝卡对比)

那大卫算是真正的朋克少年吗?从他一生的所作所为来看,的确是相当符合朋克的定义。

当他装上军用义体,第一次使用能力后他就已经走上了朋克的道路。在发现自己有天分后,更加坚定了这种想法。但是这种坦荡背后是没有信念支撑的,大卫每次都答应露西的“不会死”是一种感觉,他也并未认识到自己之前不会死,除了自己有天赋,主要是因为经过了专业的训练,有着顶尖的团队辅助,运气等等因素,所以其实他并未真正想过死的问题。

这时的形象非常像日本动画里的那种高中生男主——凭借天赋和感觉行动的理想主义者。

这和朋克的理念就有所不同,也只有当大卫最后一次到医生那里领药时,医生的话才真正让他开始思考:自己走的这条路(朋克)是一条单行道。

这时他在思考了死亡之后,才算真正成为了朋克少年——如何利用自己随时可能失去的生命,尽情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就像前面说的,最后领完药后的大卫才真正成了“赛博朋克”,最后的疯狂和送露西去月球才显得如此浪漫,而大卫的可爱之处在于他把理想主义、把自己老好人的本性保持到了最后一刻。

所以大卫和露西这对笨蛋情侣是看完让我最意难平的地方,露西本来就不朋克,大卫则是被裹挟的朋克(当然最后是发自内心的)。

实际上两个人可以一起解决田中的问题,之后去过正常人的生活。只是可惜两个人都没能抓住问题的主要矛盾,各自拼了命地努力却还是变成了麦琪的礼物那样的结局。如果去月球真的只是钱的问题,哪怕不干这一行,或者只接一些风险比较小的任务,慢慢攒总还是能挣到的。毕竟两人都活着才是能去月球的第一步。

正是这样,这两个纯粹地由爱驱动、为了爱奋不顾身的人,在最后拥吻的那一刻,整个夜之城就显得如此污秽不堪。

现在回忆起来,尽管浪漫,最后的结局依旧给我一种非常苦涩的感觉。有种第一次通《月姬》秋叶线TE的那种味道,非常合理但是难受。

它首先不是HE,即使我们到达了终点,却付出了太多代价;但也不是BE,因为总归还是到达了终点。像是负债累累(矛盾与谎言)后终于还清债务(和解与真相),变成了自由但还是一贫如洗的人。

这时候我首先会反问到:“债务是哪来的?”如果我们所做的一切努力到最后,仅仅只是还清欠下的债务,那么如果不能合理地交代在一切开始之前的“原罪”在哪,在痛苦中抉择的故事就毫无意义。“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债务在于赛博朋克就是反乌托邦的,他们一个是穷人,一个是孤儿。大卫也许会在那场车祸中和母亲一起遇难,即使活下来之后,也可能随时丧命于帮派火并;露西可能挺不过童年时的训练,也可能在逃亡生活中遭遇不幸。

之后的时间,我想即使他们在任何节点遇险也都是合乎情理的——第一次见到不法者时,第一次执行任务时,曼恩变成赛博精神病时等等。

活着对于任何故事中的小人物来说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更何况是赛博朋克题材(不夜城的底层人民)所以理论上有无数种比动画最后更加残酷,也同样合理的结局。但那样的话动画的主题就彻底变成了讽刺和批判,变成了类似无聊的自然主义产物。

(来自一个动画党、2077云玩家、充满碎碎念和发泄解析欲的胡言乱语,有不对的地方还望海涵,感谢您的阅读)

标签: 最后的疯狂

责任编辑:mb01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1999-2017 www.news2.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20022870号-23

联系邮箱:553 138 [email protected]